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酒吧少侠



这天经过一个小村庄,基斯象久旱遇甘露一般,兴冲冲地就前往当地的酒吧,他心裡所想的也不外乎是酒和女人而已,阿西他们也知道的,所以他们就直接到客栈去吃饭,不等基斯了

基斯推门进了酒馆,却意外地发现裡面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居然生意不错,而且还有好几位美女在,是个不错的所在。他不和那些酒徒坐在一起,坐到了酒吧最靠裡面的吧台去。

美艳的老闆娘见到一个英俊潇洒的青年走了过来,便在吧台裡面走过去招呼他,基斯已经被变相禁色好几天了,见到这样充满成熟风韵的美女那麽会放过,马上施展他「皇都种马」的本色,在买酒喝的同时对老闆娘大灌迷汤,以他出众的外表,连飞鸟也能哄下来的灵巧口舌,才不到两杯酒的时间裡就将老闆娘哄得心花怒放,出来吧台陪他喝酒了。

酒吧裡面有好几个酒徒见到老闆娘居然打破一直以来的惯例,走出吧台来陪伴客人,这是自从开张以来几乎没有试过的事情,不由起哄起来。

基斯对这阵仗见惯不怪,等那几个傢伙走过来时,剑光一闪,那几个傢伙的头髮前端马上少了一大片,而剑在他们还没有看清楚前已经回鞘了,他们连躲闪的馀地都没有。基斯就在大家都惊呆的时候向台面抛出一袋金币,对老闆娘说:「今晚我请客,大家的帐都算在我头上,但谁要是再说三道四的,嘿嘿,可能就过不了今晚了。」这些人多是来找乐子的,或者旅途经过的,看到基斯的实力那麽强横,谁还敢再出声,何况还有免费的招待,便当作看不到基斯和老闆娘调情,自顾自去了。

那几个酒徒也不过是这小镇的人而已,武艺根本不怎麽样,也只好悻悻地回去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基斯早知道会这样,理也不理别人的眼光,藉着自己这裡的好位置,用背上的披风一遮,就将老闆娘搂了过来,但暂时还是没有做什麽动作,只是让她陪酒而已。但随着基斯风趣的说话,甜言蜜语不断灌入耳朵裡,老闆娘的身子慢慢地就顺着基斯的手臂倒在他的怀裡了。

基斯知道她是愿意了,但是就在这时候才是最过瘾的,便递了自己喝过的杯子给她,自己另外倒了一杯酒自己拿着,手臂伸过去,臂弯绕过她老闆娘的臂弯,将杯子递到自己嘴边,对着她送出迷死人的微笑,轻轻点头说:「亲爱的,来一个吧。」老闆娘没有想到这位武艺高强的英俊小伙子居然对她使出应该用在对女孩甚至是婚礼上才用的合卺酒(也叫交杯酒),实在是有点受宠若惊,虽然知道自己在这小镇上有着不错的艳名,但已经有一个十六岁孩子的自己对这出众的男子居然也有如此的吸引力,不由一阵心动,真的用手臂缠紧了基斯的手臂,仰头喝了半杯。

基斯已经喝了自己的半杯,他对自己的吸引力特别有信心,所以根本没有怀疑老闆娘有不喝的可能性,但他并不是只想喝普通的交杯酒,所以停下来等老闆娘喝了半杯后紧了紧手臂,使她停了下来。

在老闆娘愕然之时,基斯将他的杯子递到她面前说:「剩下的酒就是交换来喝,这是我发明的,叫『交欢酒』。」这一来就很明显了,如果老闆娘真的和他喝了这杯「交欢酒」,那就是同意和他交欢了,所以老闆娘迟疑了,但在基斯那深情的眼睛凝视下,老闆娘终于低头喝下了那半杯酒。

基斯自然是老实不客气地从她手裡喝掉了那半杯酒,却用左手将她搂了过来,用嘴对嘴的方式将口裡的酒哺了过去。老闆娘从未试过被人如此无礼,但如此香艳的喝酒方法她连听也没有听说过,而且对方还是个特有吸引力的男子,不由闭上了眼睛由得基斯去了。

基斯见奸计成功,便趁机亲吻了一番,舌头伸入老闆娘那尚未完全将酒吞下的口腔裡肆意搅动,弄得两人好不快活,老闆娘受不了也伸手抱住基斯,香舌也反探过去,和基斯的舌头交战起来。

这样的美妇居然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是基斯所未想到的,但更激起了他的性欲,低声说:「我今晚再来找你,你在吗?」老闆娘红着脸说:「我们晚上都在这裡留宿的,两点过后你再来吧。还有,我叫莲娜,别再叫我老闆娘了。」基斯又吻了她一口说:「那就太好了,莲娜,我一定按时到。」于是,基斯一直和莲娜厮磨到十二点,先回客栈去和阿西他们会合,向追问的他们随便交代一下,两点左右就悄悄前往酒店,以他的身手加上隐蔽的行动根本令人难以察觉,就算是偶然看到了,也只会以为是树影在动而已。

酒店一般是凌晨一点半打烊,半个小时左右清扫加上洗澡,所以两点时其他几人都去睡了,只有莲娜留在一楼等基斯前来。

基斯被迎进来后悄悄掩上了门锁上,然后一把将莲娜搂得牢牢的,一阵痛吻之后才放开了她,莲娜已经被那激烈之极的吻弄得几乎晕了过去,只靠基斯的强壮手臂才可以勉强维持不倒在地上。

莲娜虽然被吻得几乎窒息,但心裡快乐得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丈夫只会在她下身发洩,上身都很少被刺激,更不用说她那性感的嘴唇了,只是她丈夫技术还不错,就是干下面都干得她满足,所以这麽多年都过来了。没想到今天第一次被外人诱惑得不由自主地献身出来,就受到这样的拥吻大礼,自然狂喜不已。

基斯虽然不知道莲娜的想法,但在他的手法和技巧几乎从来没有失手过,何况是面前这个已经被他迷住的熟女,在那双美目中还流出了兴奋的泪水来,证明他要怎麽弄都无所谓的了,便在替她吻去泪水时轻声说:「我替你解除束缚吧。」莲娜怎麽会拒绝呢,自然是放手任他去做。

替女人脱衣服几乎是基斯的特长之一,何况是那一袭薄薄的睡衣,眨眼之间便飞脱到一边的凳子上,他的夜行衣自然也马上覆盖其上。

这美妇的质素似乎更在皇都的众多吧女之上,只见她光滑细腻的肌肤、饱满坚挺的胸部、浑圆丰满的臀部、修长嫩滑的玉腿,素质之好直令基斯大大叫好,其实他根本没有想到随便找个女人来过瘾也能碰上如此好的货色,自然喜滋滋的。

基斯将莲娜的身体摆在大堂的中间一张桌子上,再次吻上去她性感的嘴唇时,双手也摸上了她的胸部。

虽然三十五六岁的人了,但是保养得很好,一般女人到了这时候,或多或少也会有些肌肉鬆弛、乳房下垂的迹象,但莲娜的身体摸上去甚有弹性,乳房饱满却没有下垂的迹象,用手托住感觉很好。

莲娜见基斯对她这自以为傲的身体讚赏有加,更是兴奋不已,当初丈夫也只是第一次上她的时候给予了讚赏,但之后就只是以他的激情来表示对她的喜爱,说出来的倒再没有什麽了。基斯则是知道女人的心理,讚美是让女人兴奋的一种好方法,同时也可以减低她的免疫力和防备之心,如果再有相当的外表吸引她的心,用技巧挑起对方的情慾,那对方一般就跑不掉的了,这个女人自然也不例外。

在基斯将嘴移动到被抓成不同形状的乳房时,他的手忽然一用力,将那颇大的乳房捏成一隻高脚酒杯那样,并由舌头将显得特别突出的乳头卷吸着,那阵奇爽的感觉令莲娜痛而惊叫的声音变成了舒服的叫声:「痛,好痛啊……怎麽忽然用那麽大的力道……啊,怎麽忽然这麽舒服……你好、好会玩啊……」基斯自然明白,因为他忽然用力是为了暂时截断那些微血管裡的血流,使她的胸部暂时陷入贫血状态,而在此状态中,皮肤的敏感程度会倍增,而本来就是体外最敏感区域的乳头更是对刺激敏感了多倍,一受抚摸就会得到许多快感,更何况是他那麽技巧性的挑逗,她想不快活都不行。

才弄几下,莲娜就像受了强烈刺激一样手脚颤抖起来,基斯将舌头转移到蜜壶口,伸进去舔了几舔,就像在刺激那忍住不爆发的火山一样,莲娜还如何忍得住,像男人射精一样将溷杂着阴精的大量蜜汁爆发喷射出来。

基斯虽然早有准备,张嘴接了满满一嘴,但还有好些喷到他的脸上,他一点也没有不满,反而还心中暗喜,这些是他最喜欢的美味,越多的话他越喜欢,所以他吞下以后起来亲了莲娜一下说:「好厉害,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莲娜正以为他会不高兴,听他的话才转忧为喜:「真的?」基斯笑着点头,双手仍然弄着莲娜的身体,那巨大的宝贝则在蜜汁未出完的时候逆流而上,一下冲入蜜壶裡,第一下只是虚晃一枪,第二下才狠狠地撞击在莲娜的花心之上。

莲娜「欧」地叫了一声,还来不及说什麽「来得好」之类的话,第三下又来了,她感到一阵比前面一下强烈得多的冲击直通过花心和子宫的传送而到达脑部,几乎是一阵麻痺感,但在这感觉之后感觉到的是一阵从未试过的刺激,蜜壶则被那巨大化宝贝充满有馀,那被塞得饱满的感觉虽然有些许的难受,但同时也可以感受到一阵莫名的充实感。就算是基斯暂时没有抽插,但就只是那宝贝在裡面左右摇摆而和蜜壶壁产生的摩擦看来,产生快感的效果比她老公弄得要强几倍。怎麽会有这麽厉害的人呢,今晚就算被干个半死也值得啊。

基斯对自己的实力自信得很,莲娜的想法在之前也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有过了,所以他只是停了一停,让莲娜仔细体味一下那种特别的感觉后,便发挥出他大剑圣的超常力量来,在莲娜的蜜壶裡令巨大化宝贝肆意抽插,更在还算窄小的花心区域内左冲右突,这样的动作比每一下都直接冲击花心带来的刺激可以说各有千秋,但这也是看用这招的人和承受者的感觉了,因为并非所有的人都喜欢用或者喜欢那种故意使偏招的感觉,所以比较少人用,因此一般情况下都会在刺入几次后看看对方是否愿意这样,双方都同意了才会用的。但这次的效果不用问基斯也知道得清楚,就从莲娜的享受看来她是很乐意这样的。

这招果然管用,才四五百抽已经令莲娜又洩一次了,基斯知道应该让她歇一歇了,便将依然坚挺的大宝贝留在蜜壶裡面,只是对着莲娜说着些体己话,逗得缓过气来的莲娜格格地笑了起来。但基斯哪裡会放软手脚,他是在逗得莲娜开心后才要求干她的菊花穴,莲娜又怎麽能拒绝呢,只有在抽回宝贝的基斯帮助下转过身趴在桌子上。

莲娜双手手搭在桌子上,双腿张开个大大的人字形,上身就半趴在桌子上,那又大又圆的臀部看起来越加高耸,比从窗户看出去那被天上云彩稍稍遮住的月亮更显漂亮。基斯在莲娜肥美的臀部上拍了一掌说「莲娜,你的美臀好漂亮啊,连天上的月亮都被你比下去了,羞得鑽到云彩裡面去呢」,莲娜乐得屁颠屁颠的,只将菊花穴往他的大宝贝上送。

基斯自然不会客气,在双手微微拨开那臀部肥肉,将宝贝送了进去,然后一手在她身上游移抚摸,另一隻手则在那美臀上面轻轻拍打着。那种只在臀部上留下澹澹红印的掌力打在上面,给莲娜一种轻量的刺激,配合着那宝贝的进出频率作出有节奏的拍打,使莲娜几乎不觉得疼,只觉得是一种快活的享受。就算没有拍打的配合,那宝贝的进出对菊花穴以及臀部的摩擦,还有每深进一次时臀部与基斯的骨盆狠狠撞击的冲击都能带给莲娜从未从丈夫那裡得到的快感。

基斯也享受着莲娜带给他的快感,因为替菊花穴开苞是不错,但那时候多会是要轻柔,也不能尽插,自己是难以尽兴的,但象莲娜这种被开发过但开发得不多的菊花穴就最合适了,一来那种紧密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同时也可以使自己尽情地深入,这种爽法可不是刚开苞的菊花穴可以做到的。

在三四百抽后,基斯再将莲娜的身体翻过来,在蜜壶裡又弄了两百抽后终于将憋住颇久的精华爆发在蜜壶裡面,然后俯身到莲娜的耳朵边说:「莲娜,我替你弄几个伴来吧。」在莲娜还未明白的时候,基斯已经将宝贝抽离她的身体,用桌子借力一跳,飞身上到二楼的楼板上。

二楼之上是莲娜她们住的地方,这时候有三个女孩正在头看着他们大战的情形,同时也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和下体,根本没有想到基斯居然会一下就跳到她们身边,不由愣住了。基斯笑了一下,伸手将三女都搂在怀裡,笑着说「小心掉下去啊」,然后就这样跳下楼去。

三女只感到强烈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又搂着她们一起跳下楼去,虽然知道应该不会有事,但仍紧张得不敢动弹。

基斯却只觉得三女柔若无骨,虽然还连着睡衣,但三女加起来还不够以前自己背着练功的大石头的一半重,所以根本没有什麽影响,轻轻地就落在地板上,放开了她们。

莲娜这时才从桌子上仰起身来,看着她们笑道:「我早知道你们也会忍不住出来看的了。」然后对基斯介绍说,「最左边这个是我的女儿伊莉,十六岁,中间这个是服务员阿莲,二十岁,已经结婚半年了,最右面这个是收款员阿莎,也是十六岁。三个都是我们这裡难得的美女来的,但是难道你想一个应付我们四个吗?」基斯微笑着,心想你也把我看得太扁了,再多一倍的女人我也全上了,想着的同时用迷死人的眼神看着三女,女人对这个最没有免疫力了,三女也是如此,一时连应该有的反应都没有,只懂得看这那笑容发呆。基斯顺手在三女的蜜壶各掏上一把,无一不是已经看得流出蜜汁来的,三女则被他的手弄得软倒在地,比基斯想像的更加不济事。

莲娜见状笑着说:「你们啊,真是没有用。那基斯你先和阿莲弄吧,毕竟她已经结婚了,比较容易承受你那大宝贝。」阿莲总算是已经有丈夫的人,在三女中最快恢复过来,之前看到那精彩的大战已经是在心裡对基斯千肯万肯的了,便在莲娜的示意下率先脱去了衣服。基斯看到她的身体,不由吹了声口哨,表示对她那身体的讚赏。其实阿莲的身体也是值得自傲的,结婚后适量的做爱,对身体适当的调养,而且还没有孩子,身段好得没话说,加上娇俏的脸蛋,在小镇裡可以说是仅次于莲娜的美女,否则也没有条件到这酒店裡来做了。

基斯张开双腿坐在凳子上,让阿莲面对面地放在自己的腿上,一手扶着她的纤腰,一手则在她身上每一处地方探索。阿莲感到从基斯的手掌不断传来一股热力,不但使身体产生痕痒,更不断挑起她已经引发了的情慾,却在基斯的手把持下不能靠近基斯的身体进行发洩,只能伸手去抚摸基斯的身体,但这并不能宣洩那越来越高涨的情慾,这使她全身颤抖不已,身子向后弓着,手指和脚指则略显僵硬,蜜壶裡的蜜汁则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涌了出来。

基斯对她这样的反应满意之极,这种方法百试百灵,通过手法令对方情慾不断积累而无法宣洩,这样可以在进去后的刺激增加数十倍。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差不多了,他便停止了抚摸,双手将还在情慾巅峰的阿莲拉近身来,吻住了她,同时将她的身子微微一抬,对准蜜壶就将那大宝贝刺了进去。

阿莲闷哼一声,但在基斯的嘴掩盖下几不可闻,基斯则感觉很不错,她的蜜壶在肌肉紧张下会大大收缩,但是由于有蜜汁的不断滋润,就产生类似初次破穴的感觉(当然是没有了处女膜的阻碍),但没有想到这回居然这麽紧,看来平时阿莲做爱的次数也并不太多,倒是有点出乎意料,但这只会为基斯带来更多的兴奋。

在基斯由浅至深地将这条泥泞的花径开发成通途时,阿莲的呼声就变了,变成平时那样娇柔的叫唤声,那种从未在丈夫身上得到过的畅快感觉使她改变了一向适可而止的做法,为了一试最终的极乐境界,她不惜自己动着身子进行配合,将那巨大化宝贝硬是全塞入自己的小穴裡面,几乎将子宫也顶开了,她却仍然乐此不疲。

莲娜等三女没有想到平时待人温柔、作风细腻的阿莲居然在基斯面前表现得有如发情的母猫,心裡惊异非常,但只有尝过基斯厉害的莲娜大概猜到是基斯搞的鬼,所以还能保持着笑容。

伊莉、阿莎两女不知道底细,以为是基斯的吸引力强得使阿莲如此放荡,想到自己等一下可能的样子不由脸红得像发烧一样。

基斯将周围三女的反应全看在眼裡,知道自己故意将阿莲弄得淫荡的效果终于显现,心裡得意非常,就更卖力地将阿莲的蜜壶干得噗嗤噗嗤响,裡面的鲜红色细肉翻进翻出,连莲娜看了都绯红一片,更不要说伊莉、阿莎两女了。

最后爆发时,基斯考虑到阿莲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便没有射在裡面,而是抽出来塞到阿莲的小嘴裡。阿莲知道基斯的好意,便将那溷合着自己喷出的阴精的精华全部吞了下去,然后就顺着基斯的手挨着桌子休息了。

伊莉、阿莎两女看着基斯在两场大战后仍无丝毫倦意,并走向她们的时候心情一样紧张,但两女却有不同的表现。伊莉悄悄地看了母亲一眼,正好遇上母亲充满鼓励的目光,加上刚才已经被那充满激情的「表演」挑起了滔天情慾,便如莲娜所料的自己轻解罗衣,静待基斯来宠幸。四女中最文静斯文的阿莎则是娇羞无比,虽然心裡千肯万肯了,但她却怎麽也放不下少女的矜持,不知道如何面对,象喝了酒一般满脸酡红,只好伏在桌子上不去看基斯了。

基斯将两女的举动全看在眼裡,她们的想法也清楚得很,伊莉这小妮子自然是得到她母亲的示意,如此自动任人採撷,当然要给予奖励,阿莎的表现也不错,只要自己主动一点,阿莎就会自动献身的了。这些念头刹那间就通过了基斯的脑海,而他已经来到两女的身前,伸手将娇小玲珑的伊莉搂了起来,放在那已经运起真气而变得坚硬如铁的巨大化宝贝上,左手将她搂着贴紧自己就放开了。

伊莉只觉得那火烫坚硬的大宝贝没有插入自己几乎湿润透了的蜜壶裡,而是承受起她全身的体重,不由惊叫一声,双手搂住了基斯的身躯,但她马上就觉得那宝贝丝毫没有被她那些许体重所压弯,只不过是微微沉了一沉而已,也就是说自己的担心是完全不必要的,脸上的红色又增添了几分。同时间她觉得那宝贝的热气直通过相贴着的肌肤直透入蜜壶和菊花穴这一前一后的敏感区域,那种感觉说不出是舒服还是刺激,反正就是令自己忍不住啊出声来。

阿莎被这奇怪的啊声所吸引,同时觉得近在咫尺的基斯并没有碰她,按捺不下好奇心起来看了一下,一下就被近在眼前的怪异景象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那根本来已经使人着迷的大宝贝居然支持了伊莉的全部体重,伊莉还似乎被它所刺激着,雪白的身躯在紧贴着的古铜色身体上百般厮磨扭动着,那刚发育完成的乳房夹在中间几乎成了磨面时的薄饼,薄且不停变化着形状,那些蜜汁则不停从蜜壶裡流出,流到紧贴着的基斯的小腹和宝贝上,然后在被压得微微向下的宝贝边缘流了下来,滴在地上。那是一幅多麽淫荡的画面,但阿莎就是怎麽也转不开眼睛,像被魔法定住了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陷入迷情之中的女主角伊莉已经被热力和摩擦所带来的刺激弄得受不了了,发出一阵尖叫而自行洩了,由一直双手离开、只是笑着看的基斯伸手扶住了,这精彩绝伦的一幕方才降下帷幕。

被吸引着的阿莎也由此方才全身一震,就像从梦裡幡然惊醒一般可以将视线离开那仍然纠缠在一起的躯体,同时发现自己就像是自己亲身体验了一番般出了一身汗,而且蜜壶裡流出的蜜汁不仅将下裳弄得全湿,更顺着自己的大腿流得半张凳子都是,脚下也有一片,可算是「灾情严重」了。

阿莎的脸这时红得无法再红了,便向旁边的莲娜、阿莲看去,没有想到两女也比她好不了多少,那亮晶晶的汗珠在赤裸的躯体上更是明显。恰巧月光从窗外投射进来,阿莲身下地上的蜜汁反射出月白色的光芒,使阿莲变成最不好意思的人。

阿莎的目光终于向基斯看去,却见他正用那迷你人的微笑看着她,似乎表明这一幕就是专门表演给她看的,这更使她心裡百感交集,但却终于令她做出了决定,轻轻脱下了衣服,站到基斯的面前噘起小嘴,任由基斯来品嚐这从未被人开发过的处女樱唇。

基斯在刚才已经尝过了辛苦了的伊莉的小嘴,现在见达到预期效果,自然一手将阿莎搂了过来狂吻下去,阿莎这处女如何经得起基斯的一再挑逗,两三下就被攻城略地的基斯弄得受不了,从牙缝裡传出了她的心声「要我吧,干我吧,我要你,无论我变成什麽样子我都要你。」基斯收回舌头,向她点点头,便将她的身子放到桌子上,将伊莉平放于凳子上,然后跨凳而坐,将宝贝送入伊莉那一直期待着他来临的蜜壶裡,让她自己抽动,双手则将阿莎的身体摆好,将蜜壶对着自己的嘴,用舌技来满足阿莎的需要。

伊莉为了固定位置不让宝贝离开,用腿夹住了基斯的腰,藉着身体的晃动而使宝贝进进出出。阿莎也禁不住基斯的舌头刺激,却又不想让基斯他离开,也用双腿夹住他的头,使基斯一直刺激她。

基斯见两女如此投入,便将左手分出去扶着伊莉的腰,送出一道力量协助她的抽插,使她在获取更多快感的同时也减少了力量的消耗,事半功倍;同时右手也在阿莎的身体上游移爱抚,配合和阿莎自己的抚摸,也让阿莎得到了相当多的快感。

过了好一段时间,基斯感觉到伊莉又要洩了,便有坐姿变成站姿,狠狠地干上几十下,替伊莉完成最后的冲刺,然后再向伊莉的子宫给予连环炮击(见附注说明)。刚开苞的伊莉如何承受得了这麽强烈而持久的快感侵袭,被轰得快乐地晕死过去了。

包括莲娜在内的三女没有见过有人可以真的使出「连环炮击」这样强悍的招数,因为如果能力不足的话要就是份量根本不能满足需要女性的需要,要不就是无法均衡控制每次的份量及频率,或者是持续时间和次数不足,所以说可以使出这招的男子都是性爱方面的超级高手,心裡暗自庆幸能遇上这样的高手。

阿莎则是早一步被基斯的「铁舌功」刺激得达到高潮,然后被基斯的手带转身子过来看的,相当于是被半强迫性地在最近处观看了这一幕,直看得她的心几乎跳了出来,想到等一下如果基斯将这招使用在自己身上的情景,就脸红心跳得不敢再想下去了。此刻她只觉得喉乾舌燥,心裡其实期待着基斯也能同样带给她那麽强烈的刺激,但想到要在众女面前象伊莉那样乐得晕死过去,只觉得丢脸死了,所以稍有抗拒之意。

基斯只觉得在连环炮击后宝贝软了下来,虽然只是正常状态,但在美女面前是不能失礼的,所以就像之前那样在发炮后没有将宝贝抽出蜜壶的时候先吸了一口气,重新发动巨大化真气,将宝贝恢复到最强状态,然后才慢慢抽出宝贝来。

他看到阿莎用贝齿紧咬着下唇,但眼裡那春意盎然的样子,加上脸上白裡透红、娇艳欲滴的情况,一下就将阿莎那心理摸个八九不离十了。他并不说破,而是让伊莉躺好,自己上了阿莎的那桌子上,拉起了她的两条玉腿。他本来是想用个「倒吊打桩」的方式的,但转念一想想到阿莎的身高还没有到一米六,要配合他的身高似乎太辛苦了,便叉开双腿跪在桌子上,让阿莎的双腿缠着他的腰,来个「斜冲刺式」就算了。

阿莎虽然不知道基斯摆的是什麽姿势,但看来也不会是个轻鬆的姿势,便先双手抓着桌子边缘,贝齿紧咬下唇,准备随时承受他的冲击。

基斯等她准备好后轻轻向她点头示意,然后就发动了,本来稍微向后的双腿向前一顶,在那充满蜜汁的蜜壶裡顺利突破玉门,直达花心,使阿莎全身一震,阿莎紧闭的牙关也受到这样的冲击而打开,「啊」地叫出声来。随着基斯的宝贝一次次冲击,阿莎的叫声也一声接着一声,但那叫痛声慢慢变成了欢愉的叫唤,再加上基斯双手的刺激,阿莎很快就陷入迷情之中,不再抗拒那不断袭来的快感了。

直到这时候基斯这才算是将四女中的最后一人彻底征服,兴奋之馀更是卖力,只将阿莎弄到快晕过去时才停了下来,和伊莉一样给予「连环炮击」的「优惠待遇」。

在放开晕死过去了的阿莎后,基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众女,心裡得意非凡,之前被丝儿炸伤的心中不快也终于彻底消除了,然后看到三女醉心于自己的热切盼望的目光,心裡又再激动起来,不去管自己的体力、真气是否会消耗过度,又再向她们走过去了。

因为他想到离开了这个村庄后再有下一次发洩的机会也不知道是什麽时候的事了,所以今晚绝对不要让大家和自己失望,就算连体力和真气透支了也无所谓,总之不要「谷精上脑」就好了。于是基斯便轮番在四女的蜜壶、菊花穴以及小嘴裡抽插,带给她们无限欢乐的同时也就将精华射在四女的体内体外,在这个夜裡製造了无数激情。

但他根本不知道,在客栈隔壁房间裡,阿西一直用魔望镜看着他全程的表演,嘿嘿笑道:「好小子,以为就你厉害吗,除了一棍挑天这招还没有合适的人来用,哪一招我没有用过?只是这回居然被你找到这麽多的漂亮女人上了,真是便宜你了。看来耶理娅的训练要加紧进行了。」直到凌晨时分,老板和阿莲的丈夫在破晓前才从一个醉鬼工友口中得知了老板娘在酒店的表现,发觉有点不对劲而前往酒店来捉奸,基斯才在大笑声中飘然而去,他们根本追之不及。留在现场的只有四具活色生香的雪白躯体,身上大滩大滩的白色精液显示出基斯大战四女的激烈状况,看得两个大男人眼都直了,连忙关上门,用衣物将她们的身体盖起来。

四女几乎对两个男人的举动没有反应,双眼里似乎只有基斯的存在,谁都看得出来她们都是着迷了,眼中透出迷醉的神色。两个男人自然也看到了,自问是无法令她们再次达到这个境界,互相对望了一眼,知道以后有得烦了。

但只有已经回到客栈的基斯自己最清楚,这次邂逅只不过是一次不错的一夜情而已,他自己无论是搞得多么爽,都是绝对不会因此有所留恋的,最多就是偶然怀念一下而已,因为前路之上将会有更多的美女等待着他。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