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12歲的開始日子



首先我知道亂倫它是一直存在於這個社會當中的,因為親密的接觸,哪怕是兄妹,姐弟,父女,母子,表兄姐妹,或是有血緣關係的異性之間都一樣會發生性關係,這就是我對亂倫的概念,而至於我看過的很多色情小說裡所描寫的那種姐夫和小姨子或乾媽和乾兒子之類的所謂亂倫我覺得是很普通的性關係,算不上是亂倫



 這兩種,一種倫是血緣,一種倫是倫理道義。



 由於亂倫一直以來就是一個忌諱的話題,幾乎是性關係中的一個陰暗角,一個人為的盲點。



 任何人即便有過亂倫經歷也都會將他永遠的埋在心底成為永久的秘密,但,人總是有太多的好奇心,所以在守護著自己秘密的同時總想刺探別人的隱私。



 於是網上的關於亂倫的小說相當火,但是這些小說大部分情節相當的荒謬,讓人看了啼笑皆非。



朋友,你亂倫過嗎?感覺好不好?我想你就是亂倫了也不會說出來的啦。可能還在在BBS裡的亂倫帖子下面罵故事裡的主人公變態神經病呢,是不是?好了,別的我也不多說了,下面我就開始寫我這次的故事!



 在我小的時候,我家隔壁,住著一對小姐弟。



 當時我在讀小學五年級,也就是說我正跟麗娜發生著性關係的那一年。



  那個弟弟比我還要小一級,大概也是12歲左右,他姐姐讀初一,14歲左右,由於是鄰居小夥伴,都玩的比較好。



有一次,大概是暑假時,天氣非常的熱,我一個人在家,很悶,所以就跑去他家玩,由於玩得熟悉的緣故,我一進他家門,就往他們姐弟睡的臥室裡走,進去了也沒有注意,就發現……



  (哎呀,算了,這樣寫好累,不如我就用第一人稱寫好了,我權當作就是那個小弟弟,我寫一下她姐姐和他的故事吧)。



  我叫張強,劉風是我的朋友,亂倫是我到現在才懂的一個詞,從前不知道和我姐姐發生性關係就是亂倫。



  我和我姐姐有性關係5、6年,直到姐姐談了男朋友。



  現在想想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也是我很回味的一件事,事情的發生是這樣的……



  那時候我才11歲吧,我人很小,姐姐比我大兩歲,對我很好。



  家裡房子少,我從小就和姐姐睡在一張床上,也許在我們這邊,這也是很正常的,很多家庭在孩子小的時候,兄妹之間都還是在一起睡的。銀



  和很多人一樣,我在那個年紀本來是不會有什麼性的感覺的,天天和小夥伴在一起捉迷藏、拍紙片,天天就是希望可以好好的玩,白天玩累了,晚上一鑽進姐姐的被窩一下子就睡著了



  可能是女孩子的生理發育比男孩子早吧,到姐姐讀初中之後,她的胸部開始變得有點鼓鼓的,人也漂亮多了,13歲的她看起來比我大多了。



  姐姐很疼我的,我的髒衣服什麼的都是她幫我洗,有什麼好吃的都會省給我吃,我雖然很貪玩,可是也很聽我姐姐的話,因為我知道她對我真好。



  第一次讓我對她有非份之想是在我11歲那年的夏天。



  那天我在家睡午覺,我姐姐和一個她的同學(女的)去小溪裡抓螺螄,我家裡的大人到田里做農活去了,家裡就我一個人,我家那時侯連電風扇也沒有,天氣熱,我就只是穿著一條小短褲在睡著,睡了大概有兩個多小時吧,我迷迷糊糊的聽見姐姐回來了。



我醒了過來,可是還不想起來,就把眼睛睜開了一點,看見了她。



  姐姐剛抓完螺螄回來,全身濕漉漉的,衣服上全是水。



  她進了臥室,看了我一下,見我還在睡覺,就找出衣服,站著開始把她的褲子脫下來,然後把濕的褲子扔在地上。



  我看見了姐姐的屁股,白白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心臟狂跳了起來--也許是我第一次看見這樣裸著的女性下身吧。



  她抓起乾淨的褲子想穿,不知道為什麼又轉過頭來看了我一下,我那時候正在睜著眼睛看她呢。銀



  她說:「弟弟,你還沒有睡著啊?看什麼呢?我換衣服呢「。



  我不知為什麼,可能是好奇心佔據了我的全部想法吧。於是小心的說:「姐姐,你的身體很好看呢。」



  「……有什麼好看的,小孩子,你懂什麼呢?」姐姐的臉都紅了,我覺得真的是好可愛。



  我爬了起來,就坐在她的後面。



  姐姐也在床邊上坐了下來,沒有先穿上褲子了,繼續脫她的濕衣服,我吶吶的說:「姐姐……」



  她沒有回答我,我很好奇的用手去摸她的大腿。



  姐姐也不理我,我放下心來,繞過頭去看她的前面:姐姐的下身和我的不一樣,她沒有我的小雞雞,大腿合併的地方光光的,隱約有一條小肉縫……



  我用手在那裡摸了起來,姐姐攔了一下,不過也沒有說什麼,開始穿她的衣服,我甚至用手翻開了點她的大腿往裡面摸。



  姐姐穿好衣服把我的手拉開說:「好啦,我要穿褲子了,不要鬧了!」



  我雖然很想再摸一下,可是只好算了。



  姐姐穿好了衣服,對我笑了笑,找了個盆子洗衣服去了。



  我在床上想著剛才的事,眼前都是晃著姐姐那迷人的身體,怎麼也睡不著,(11歲的我怎麼就會有這樣的色情思想,我也想不明白,不過真的也許性是天生的吧。)我想到姐姐和我不一樣的下面,不由得把手伸到自己的短褲裡面,摸起我的小雞雞。



  我並不知道什麼是手淫,可是腦子裡想的是姐姐的身體,手一摸到自己的那個,就發現它已經硬了起來~~不由自主的就用手套弄了起來。



  不一會我的心跳就加速了,下面的小雞雞好像也很緊張,不要多少時候,我就射精了,我感覺到自己的那個東西裡有水流了出來,然後很舒服,不過我沒有怕,腦子裡也不再晃著我姐姐的身體了,有點累,就又迷糊的睡了。



  從此我就開始對我姐姐的身體注意了起來,有很多時候我都會故意等她在家裡換衣服的時候偷看她,晚上很想摸,可是又不敢,再說,我可能還更喜歡看而不是摸吧。



  過了幾天,一個晚上我和幾個小夥伴去抓螢火蟲,我抓了很多,把它們裝在一個小的玻璃瓶裡,然後蓋上蓋子,在蓋子上用針紮了幾個洞讓它們透氣,這樣在黑暗的地方就可以發出亮光,還可以看見不少東西呢。



  我和小夥伴們玩了一會就回家準備睡覺了,這時候我突然有了一個念頭,就把那瓶螢火蟲裝到了口袋裡回家了。



  姐姐已經在床上睡了,我先把那個瓶子塞在了枕頭下面,然後脫了衣服穿著短褲就爬到床上。



  姐姐迷迷糊糊的對我說:「弟弟,晚上可能會涼的,毯子要蓋好~」



  我拉開毯子就鑽了進去,順便注意了一下,發現我姐姐身上就穿了一件小背心,還有一條很寬鬆的短褲,想想今天晚上準備要做的事,心裡撲通的跳。



  身邊挨著姐姐的身體,我滿腦子裡都是怎麼樣下手看她的那個地方,怎麼也睡不著,就這樣裝睡,過了兩個多小時。



  我看姐姐沒有動,大概是真的睡著了吧,我慢慢的從枕頭下面摸出裝有螢火蟲的瓶子,小心的矮下身子慢慢鑽下去



  現在我的頭靠在姐姐的屁股邊上,上面蓋著毯子,我感覺到好悶,好緊張,想大口的喘氣又不敢,想著要是被姐姐發現了怎麼辦呢?真的怕極了!!



  可是心裡面的想法我又克制不了,我壓下狂跳的心,努力平靜下來,一手拿著瓶子,一手慢慢從姐姐的褲管往上掀,短褲很寬鬆,不一會我就把它掀到了大腿的根部,這樣一來,那個結合處就緊了起來,我把它往那邊撥了過去……



  姐姐是仰面躺著的,天氣熱,兩條大腿也分得很開,我做完上面那些事後,它的那個地方已經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支起腦袋去看,手裡拿著螢火蟲的瓶子,透過那微微的光線,我呆呆的看到了姐姐那可愛的小嫩穴。



  那是一個很神秘的凹處,13歲的姐姐也已經開始發育,不再是和很小的女孩子一樣只有那麼一條縫外什麼都沒有,姐姐的小陰唇已經隱隱可以看見,顏色粉紅……



  我看了好一會,終於下了決心要摸一下,想想姐姐也不會那麼巧醒過來,只要我小心點就是啦。



  我把手放到了她的陰戶上,過了一會看姐姐沒有反應才敢慢慢的往下劃~~我把手貼在了她的肉縫上……



  姐姐還是沒有動,這讓我放心不少,過了一會就好奇的研究起女人這個神秘的部位了,為什麼女人不和男人一樣,女人怎麼沒有雞巴呢?



  雖然我早就知道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樣的長法的,可是眼前姐姐的陰部真的讓我大開了眼界。



  姐姐的陰部還沒有長毛,光溜溜的,陰唇的皮膚是那樣的滑,還帶有一種讓人心動的光澤,陰道在小陰唇的裡面,是密合的,我很想把姐姐的腿掰開些看看裡面是什麼樣子的,可是我又怕會被她發現~!



  後來我終於試著用一個手指往那小陰唇裡面摳去,也許是熱吧,我覺得那裡面好像有汗似的,摳了幾下,居然讓我插進了一節指頭,我精神好亢奮,動也不敢動,直到感覺到姐姐並沒有什麼反應,按捺不住心情又繼續往裡面摳。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次我卻再也摳不進裡面一點了,我不敢太用力,就這樣把手指插在那裡。



  我躲在毯子下面好久了,感覺真的好悶,好想大口的喘氣,可是又捨不得出來。



  這時候姐姐不知道怎麼了,腿動了一下,我嚇得趕忙把手拉了出來,鑽出毯子,把瓶子都落在了毯子下面,姐姐一個轉身就把一條腿壓到了我的腿上,我動也不敢動,只好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後來姐姐就這樣用腿壓著我,我一直在緊張,最後實在是累極了,才沈沈的睡了過去。



  到第二天,我很擔心姐姐會發現我昨天晚上做的事情,看到她就跑了,爸爸媽媽叫我吃午飯,我因為有姐姐在就先玩去了,等她吃完了我才去吃。



  晚上姐姐叫我早點睡覺,我不敢說什麼,覺得姐姐肯定有什麼發現了,因為我起來的時候找那個螢火蟲的瓶子一直都沒有找到。



  這天晚上不是很熱,大概才八點多,姐姐和我都還不想睡著,姐姐轉過身來對我說:「弟弟,我和你說一個故事好不好?」



  我那時候可喜歡聽故事了,連忙點頭,「姐姐說啦。」



  於是姐姐在床上拉著我的手說:「從前呢,有一個人很有錢,是個財主。不過呢,他也很小氣,連屁都不想放在外面,一放屁就跑回家,放在家裡的一個罈子裡,有的時候放的時候剛好想拉屎,就也一起拉在了裡面……」一聽這開頭我就笑開了,白天的擔心全跑光了。



  後來又聽姐姐說:「那個財主的老婆不知道他有這事,後來財主有好長時間沒有在那個罈子裡放屁啦,自己也忘記了。有一天他老婆就不小心發現了這個罈子,打開一看,『哦呦……這不是麵粉嗎?不吃長黴了多可惜啊。』因為那些便便時間長了,干了,又上了點白花……」



  「姐姐,後來呢,是不是弄起來吃啦~~哈哈。」我笑死了。



  姐姐點點頭,把我的手拉了過去從她的短褲上面塞了進去,對我眨眨眼,又開始繼續說起故事來。



  我的手一下子就碰到了姐姐的陰部,雖然我有點緊張,可是我也不怕了,乾脆就放心的摸起了姐姐的陰唇。



  一邊聽著姐姐說:「他老婆就把那些大便當作麵粉用水調了起來,想在晚上做羹吃,不知道為什麼,越調越覺得臭氣很重~~,就覺得奇怪了,怎麼這麵粉不對啊,可是又捨不得不要,就在裡面加了些香水……」



  我的手這次因為經過姐姐的同意,摸起來順手得很。我這次把一個手指斜斜的摳進了她的陰唇,摳了一會,姐姐的下面不知道怎麼就濕潤了起來,摸起來舒服極了。



  姐姐看了我一下,放開手把自己的短褲拉了下來,脫掉了,咬著我的耳朵輕輕說:「弟弟,你也脫掉褲子爬到我身上來好嗎?」



  我點點頭,脫了褲子爬到了姐姐的身上,姐姐象也很緊張,臉漲得紅紅的,一伸手就摸我的下面。



  她摸我的雞巴的時候,它已經硬了起來,姐姐看起來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我的雞巴那時候可能有7、8個厘米左右,也不算小了,不過就是有點細,我顫抖著用雞巴往姐姐的陰唇裡面推,因為性交真的是人的本能。



  姐姐努力的把自己的腿往兩邊分開,還把自己的衣服拉了上去露出了胸部,小聲的說:「弟弟,把你的老巴(我們這邊把雞巴叫老巴)弄進來,快~~對著我下面啊~~。」



  姐姐叫我壓在她的身上,一手伸到下面,捏起我的雞巴湊在她的陰部上很使勁的摩擦著。



  「啊!」我真的形容不出那種感覺~~我覺得我快要融化了,我的雞巴碰到姐姐的那些嫩肉,那滋味真的太美妙了,滑滑的酸酸的,好想讓它包圍我。



  在這樣的接觸下,姐姐的陰道口開始有點張開,姐姐放開了手,要我自己來弄,她好像已經有點脫力了,軟綿綿的躺著不動。



  我自己拿著雞巴往裡面推,由於我們的性器都已經分泌出了好多的淫水,當我的雞巴在陰唇上湊的時候,都是很滑的~~~~~



  好像都已經過去了20來分鐘,可是我們還是沒找到可以讓我們身體交接的地方,我好急,更用力了一些。



  我把雞巴對到下面一點的地方,不知道怎麼搞的,好像我的雞巴對到了一個肉洞,滑了一點進去,再看姐姐,她的臉上出現了複雜的表情。



  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了,我就知道我的雞巴好難受,現在有了一個突破口,馬上用力的想進入……



  我用力把雞巴往裡面一插,好像是突破了一個瓶項,我的雞巴進入了一個溫暖的肉洞,好緊好緊,也好溫暖~~~~~



  姐姐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叫了一聲,使勁的用手壓住了我的屁股不要我動,全身在顫抖著,臉都白了。



  我嚇得不敢動,一下子腦子裡的慾念都跑光了,心裡想這下完了,出事了,不知道姐姐會不會被我這樣插進去插傷了……



  我怕極了,本來很硬的雞巴也馬上軟了下來,不一會就從姐姐的陰道裡滑了出來,變得很小貼在了她的陰戶上。



  姐姐好像還是沒有轉過氣來,一張臉白得嚇人,緊緊的用手壓著我,我看著姐姐那難受的樣子,急得就要哭了,嘴裡不斷的叫著:「姐姐,姐姐你怎麼了,我好怕啊,你不要有事啊,姐姐,姐姐……」



  過了一會,姐姐臉色漸漸的紅了回來,噫了一聲。慢慢鬆開了壓著我的手,姐姐咬著牙齒說:「弟弟,剛才姐姐疼死了,哎喲,誰知道第一次會真的這樣疼的啦。」



  我忙從姐姐身上下來,一眼瞄到姐姐的下身,嚇得跳了起來,「姐姐,血,好多血……」我看見姐姐下體下面的篾席上有一片紅紅的血跡,姐姐白白的陰戶口也有很多血,我真的是好怕。



  姐姐自己也看了看,好像很累的樣子:「弟弟,我聽她們說女人第一次都會這樣的……不過我沒想到這樣疼,姐姐沒事的,你別怕,你去拿點紙來我們把這些血擦了吧。」



  我趕忙找了一些手紙來,我們兩個人手忙腳亂的擦乾淨了那些血跡,我鬆了口氣,知道姐姐沒事了,心裡很納悶,為什麼會出血呢?出血還沒事,天,我們做了什麼呢?



  姐姐說我們睡吧,於是我們又穿起褲子,並排躺著,姐姐不知道怎麼了,用手一直摸著我的老巴,好久好久,我睡著了……



  姐姐告訴我說我們做的這種事一定要保守秘密,對誰也不能說出來,她和我的關係更好了,我們有時間就在房間裡玩,也不怎麼出去了,爸爸媽媽到是覺得我們姐弟很合得來,真的是好乖,不過他們不知道我們在房間裡常常是脫光了衣服你摸我我摸你的。



  不過因為那一次嚇人的經歷,我們還是不怎麼敢嘗試將老巴插進她的逼裡,有的時候很想,可是姐姐說她怕還痛,也就算了。



  這樣我們又過了十幾天,有天中午吃過午飯,姐姐就約我回我們的房間打撲克,打五張牌,那時候天氣熱,我們穿的衣服都很少。姐姐就穿著一條長裙子,我就是一個大褲衩。



  我們坐在床上打了幾副牌,我和姐姐有輸有贏,姐姐說:「弟弟,這樣玩沒什麼意思,要不我們賭點什麼好麼?誰輸了就要給別人做一件事。」銀



  我當然說好,於是我們接著打了起來。不一會兒我輸了,姐姐就叫我脫了褲衩,然後用手捏著我的小雞巴使勁的搖了幾下,我有點疼了。姐姐笑笑說:「我在給你修針管,我是醫生,等下修好了要給病人打針的。」



  我說:「姐姐,我才是醫生呢,我有針管,你沒有,等下我要給你打針。」姐姐放下了手,對我說那也要看你打牌先贏了我啊。笑鬧了一下,我們又開始打牌。



  這次我運氣很好,很快我就贏了,我先叫姐姐把裙子拉上去,然後脫了她裡面的小內褲,姐姐說:「弟弟你想幹什麼呀?」



  我用手在她的陰戶上摸了起來,對姐姐說:「我要給你打針,不然我的針管有什麼用。」



  姐姐被我摸得有點難受,就躺了下來,說:「弟弟,你要怎麼打針啊,快點啦。」我的雞巴這時候已經硬了起來,我分開姐姐的大腿,把雞巴向她的逼上面對了上去,有了上次的經驗,我已經知道該怎麼樣弄進去了。



  我先找到姐姐的陰道口,龜頭頂開了兩片小陰唇,慢慢擠進了姐姐的陰道,我感覺姐姐的小穴真的好緊,我還可以看見姐姐的陰唇被我的雞巴撐開了,我們兩個人的生殖器都還沒有長毛,那種肉貼肉的樣子真的很好看!



  我們都沒有說話,我慢慢的用力把自己的雞巴插得更深了一點,姐姐也皺著眉頭在低頭看著我們的交合處。我喃喃的說:「姐姐,我好喜歡給你打針,你現在還會疼嗎?我好舒服。」



  姐姐搖了搖頭說:「不疼,姐姐也好喜歡你給我打針,你再用力點進去些看看,我也好舒服哦。」



  我於是用手支住身體,屁股用力下壓,感覺著我的雞巴滑過了很大的阻擋,到最後終於整根都插進去了。我沒有再動,姐姐閉著眼睛,用手壓著我的屁股。



  過了一會,我低下頭來親了親姐姐的眼睛,姐姐像是剛剛醒來,睜開眼睛問我:「弟弟你怎麼了?」



  我說:「姐姐,我打完針了,我們再來打牌吧。」於是就把雞巴從姐姐的陰道裡拔了出來。



  姐姐坐了起來,把裙子拉下來,呆呆的看著我對我說:「我們還打牌嗎?」我拿著牌洗好,說打啊。



  姐姐抓了牌,有點不起勁的和我打了起來。不過她的手氣真的很好,我又輸了,我說:「姐姐,你這一次要我做什麼呢?是不是還要修我的針管?」



  姐姐的臉紅了紅,過了一會說:「我要你給我打針,好嗎?」說著就把自己的裙子脫掉了,放在了一邊,說:「這樣好一點,弟弟你來給我打針吧,姐姐病了。」



  我點點頭,我們兩個人找了個位置好好的躺在了一起,姐姐用手拿著我的雞巴,它已經很硬了,我側過身子也用手指摸起了姐姐的陰戶,由於剛才我們已經打了一次針,姐姐的小嫩逼濕濕的,陰唇微微分開,我用一個手指在陰道口上下的劃著,感覺那裡水越來越多,一下子我的那個手指就很容易的插了進去。



  那裡面真的是一個奇妙的地方啊,我覺得我的手指好像被一圈圈溫暖的皮套吸住了,好舒服,我試著就用手指抽插了起來,開始的時候有點困難,很慢。不一會我就感覺到姐姐的陰道裡的液體分泌的越來越多,那種粘粘的液體濕潤了我的手指,陰道裡面的嫩肉很溫柔的包圍著我的手指,我看著那誘惑的粉紅隨著我的手指的抽插不斷的翻進翻出,心臟跳得好厲害!



  姐姐拿著我的雞巴不斷的在摸著,好像那是一樣最好玩的東西,我都有點被摸得受不了了,沸騰的慾火在我們身體裡燒著,我們都有點迷迷糊糊,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了。



  「弟弟,快給姐姐打針好嗎?用你的老巴插進來吧,姐姐好想被你打針~」姐姐放開了拿著我的雞巴的手,看著我,臉紅紅的,真好看。



  我點點頭,把手指從姐姐的陰道裡抽出來,那上面濕淋淋的,粘了好多油光光的液體,我想了想,蹲下來就把那些液體都抹到了自己的雞巴上了。姐姐一直都看著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姐姐,我覺得我的老巴要是搽上這些水,可能給你打針會容易點呢,姐姐的那裡很緊的,要是不這樣很難插進去的吧。」



  姐姐點了點頭:「嗯~我也這樣覺得,那次我真的要疼死了,不過這次好多啦,我剛才被你插的時候好舒服,好像不疼了,我們再來一次好嗎?」



  我的雞巴塗上了姐姐的淫水,油光光的,向姐姐靠近了些,先用手把姐姐的雙腿分開了,姐姐也扭動著身體,好讓我能順利的插入。這時候的姐姐臉上淫思浮現,我真的是食指大動,再也忍耐不住,用一隻手捏住將自己的雞巴對準了姐姐的小穴入口,到感覺龜頭已經進入了她的陰道,才放開了手俯下身來抱住了姐姐,屁股用力,雞巴毫不猶豫就已經整根插入。



  姐姐哦了一聲,我們就沒有再動,我感覺著姐姐陰道裡的溫暖濕潤,雞巴在那陰道嫩肉的包圍下真的是美妙無比,我感動之下把嘴唇湊了上去,姐姐和我雙唇相接,我們同時都感到一種觸電的甜蜜感覺。



  我只覺得姐姐的嘴唇就好像兩片甜年糕似的,一陣陣的快感從雙唇傳來,不一會姐姐的舌頭伸了進來,我貪婪的用舌頭糾纏住了,剎那間我和姐姐都感覺世界不存在了,只有愛慾纏綿,只有彼此的身體在擁有~~~D.H-y



  姐姐在呻吟著,我們彼此發出的聲音都迷糊不清,姐姐忽然抱住我的屁股,手動了動,我明白她要我動一下,我的雞巴也正憋得難受,得到姐姐的提示,我舌頭還是和姐姐在糾纏,卻支起了屁股開始慢慢的抽出雞巴,然後又插了進去,感覺著那抽插的快感,我不由的把姐姐抱的更緊了,慢慢的也抽插的越來越快。



  姐姐一定也很舒服,開始不由自己的呻吟起來,我的每一次抽插,姐姐都是挺起自己的屁股迎合著,抱住我的手雖然沒什麼力氣了,但還是向下壓,她想讓我的雞巴插入得更深些,更快些。



  我的嘴唇離開了姐姐的雙唇,用手支起了身體,一邊用力的抽插著,一邊看著姐姐,姐姐害羞的閉起了眼睛,我心裡好開心,姐姐對我的好,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報答。姐姐覺得弄這個舒服,我一定要好好的讓姐姐快樂了。



  姐姐的陰道在我的雞巴不斷的抽插下,淫水很快的多了起來,陰道變得溫暖濕潤,我的雞巴抽插越來越順利了



  (也許很多年以後的我,都一直忘記不了小時候和姐姐的做愛經歷,那無毛的陰戶,那羞紅的臉……)



  姐姐在我不斷的抽插下無力的放開了壓著我屁股的手,我感到一陣輕鬆,用手支著身體晃了晃,調整了一下位置。我們的下身已經是更緊密的結合無間了,姐姐的陰道像是一張小嘴一樣,在不斷的夾擊著、吸吮著我的雞巴,陣陣快感從下身傳來,我不由的嘴裡哦哦的發出呻吟,挺起屁股更用力的往前頂去,不敢再動一動,怕是一動我就會受不住要尿尿!!



  我低著頭,支著身子使勁的頂著姐姐的下身,咬著牙看著我們的結合處,看著姐姐那純潔的私處插著我的雞巴,陰戶都好像被擠得鼓鼓的。姐姐這時候卻不安分了起來,不知怎麼了,喘著粗氣開始使勁的搖動起她的屁股,天,我覺得她的陰道在瘋狂的壓迫我的雞巴,我的雞巴好像要有什麼東西出了我的身體,它就想往前擠,好感覺更爽快些。



  姐姐忽然好像瘋了一樣,擡起了些身體,用手一下子抱住我的頭,然後將我抱住壓在她的身體上,一邊下身不住的向我頂著,雙腿還在不停的分合,在我耳邊迷糊不清又急促的說:「弟弟,我~~我~~好難受~好舒服~~你快動~~



我~~受~不了~了……」



  我也覺得快感要壓抑不住了,手一抄抱住了姐姐的屁股,使勁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姐姐的小嫩穴,然後覺得姐姐的陰道深處有一股發燙的水湧了出來,澆得我的龜頭一陣酸麻,心裡一跳,再也忍耐不住……



  哦的一聲,我叫著頂住了姐姐的下身,雞巴跳動著,精液隨著那無與倫比的性快感的來臨噴出了我的身體,不斷的射進了姐姐的陰道深處……



  一瞬間我失去了意識,只是下身傳來姐姐陰道嫩肉的抽搐夾擊,我無力的壓在姐姐身上,什麼都不再想了。



  過了好久,彷彿是醒了過來,擡頭,看見姐姐睜開了眼睛看著我,在微微的笑著,我真的感到好開心,好感激,是姐姐給了我這樣美妙的感覺。



  「姐姐,我好舒服,剛才你舒服嗎?」



  「弟弟,我也好舒服,以後……我們常常弄好嗎?」姐姐低低的說著。



  我嗯了一聲,小心的支起了身子把射精後變軟的雞巴拔出了姐姐的身體,一下子我們兩個人的淫水和精液都湧出了姐姐的小穴,我看著姐姐的陰道口隨著我的雞巴抽出來,慢慢的合攏了,到最後只有留下一條密密的粉紅細逢,淫水就從那細逢中流淌出來,真的好誘人。



  我從姐姐的身體上下來,坐在了一邊,姐姐也坐了起來,呀了一聲站起來,說:「怎麼這麼多水啦?好濕,床上都濕了,我們要擦一下了。」



  我找不到紙,姐姐想了想,就把自己的小內褲找了來,用它慢慢的擦著篾席上的淫水,不一會內褲都全濕了,又小心的幫我的雞巴擦了一下,然後再擦自己的陰戶。我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都笑了起來。



  我說:「姐姐,我們還打牌嗎?」姐姐說不了,要我穿上褲衩先睡一下,她要去把內褲和別的衣服洗一下。我們於是就一起穿了起來,姐姐換了內褲,穿上裙子,我穿好了褲衩躺在了床上,覺得真要好好休息一下,真有點暈忽忽的呢。



姐姐找了幾件髒衣服包了那條濕的內褲出去洗了。



  我醒來的時候是姐姐來叫我去吃晚飯,我睡了好幾個小時了。晚飯後我出去和小夥伴玩了一下,晚上睡覺我和姐姐乾脆都脫光了衣服,相互撫摸著身體,忍不住我們又弄了一次,我又把精液全射進了姐姐的陰道,太爽了,連雞巴也沒抽出來,我們就抱著睡著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